摘要:
   寻找和探寻,咋一看这两个词似乎有些同义,没有太大的区别。
   寻找,顾名思义,就是去找某样东西或是什么事情;但是探寻,我觉得则多了一些思索和延伸的空间,内容更宽泛。
   不过无论寻找,还是探寻,对于摄影来说,都是一个过程。摄影师在寻找拍摄的事物,和自己有缘的情景相遇,得到内心想要的那些影像;而通过这些影像探索生命、自我、生存、万物、梦想等等诸多元素,那是摄影师用影像本身发出的诉求和声音。
   在这个影像泛滥的时代、摄影人所犯的通病便是:题材的同质化、信息的匮乏化、表达的晦涩化、内涵的肤浅化等等类型。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坚持独立的创作,拍属于自己的东西。
   有人说摄影如奇遇,但是真正的奇遇在生活中毕竟是稀缺的。拍摄对象和摄影师之间的寻找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就需要摄影师保持独立的人格和思考、抛弃惯性的羁绊;切忌盲目追捧、跟风,也不要被狭隘的舆论导向所影响,要让自己的思维突破固有的框架,扩宽视眼、追寻多元化的影像气质。
   近年来摄影界刮起了一股“新锐风”,那些在许多人眼里看起来具有异秉的、怪异的、荒诞的、甚至是定义模糊的照片大量的出现在公众的视眼中。很多人对这些影像产生了分歧,有的认为这是脱离了摄影本体语言的范畴,是和摄影固有的模式背道而驰的;有的则觉得这些新新事物的出现,就像盛夏的一股凉风、让人浑身一爽,并由衷地发出感叹:原来摄影还可以这样表达!
   新锐,新是新颖,锐是锐利,新锐思想是指人的思想很独到犀利,剖析问题角度很新颖。新锐用在摄影上可喻指那些拥有缓慢的爆发力、旺盛的生命力、持久的号召力,又具批判色彩,并开掘了摄影潜质的“另类”新摄影的初始状态。或许按这个标准来评判,当下很多的新锐摄影都是欠缺的,他们多是过于稚嫩、柔弱,有初出茅驴之嫌,但恰恰是这股新的力量,这种未知性和不确定性,让其作品充满了迥异的气质,他们的心中始终秉持坚持、独立、真诚的表达,小心守护着属于自己的点滴实践。
   去年的TOOP20,今年的大理摄影节评选的亚洲先锋摄影师,在众多的大展平台上,那些新锐们逐渐浮出了水面,受到业界的关注,从他们的影像中我们看到了寻找和探索这两个词最好的表达。
   这次台州摄影艺术节邀请展组稿,又让我看到了这些现象。其中浙江省内九位,省外一位,这十组作品,除了三四个是大家熟知的除外,其他都是新人新作,而且每组影像的风格都各不相同,这无疑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储楚的作品《物非物之工具》,其切入的视角有着女性的细腻和敏锐,她借助于影像把寻常的工具无限地放大了,通过视绝错位的图片,打破我们正常的观看习惯,让物件具有了人和一样的对立、平等、互知的气息,从而来探讨人和物之间,自然和工具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些事物对人类的作用。
   张立洁的作品虽然是普通的室内环境肖像,不过拍摄对象却是鲜少被人关注的弱势群体。从这些影像里可以看到,摄影师用传统的手法切入,视角细腻,温情,充满了真诚和人文的关怀,从而给了这些特殊人群以勇气和尊严,让他们勇敢地通过影像向这个世界发声。这些影像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信任和尊重是赢得拍摄对象接受的前提,摄影师用影像审视这些特殊人群的同时,也是在接受他们的考试。
   杜剑通过影像并置的方式来表现农民工群体,来自他乡的人物和现代信息的植入,形成强烈的反差,从而让我们窥见他乡这个词的意义和内涵。而我们也可以通过他的影像看到一个摄影师对其拍摄对象的感情和坚守。这些来自他乡的农民工,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让一个又一个新城的崛起,在他们的身上,我们读到了中国人历来的传统品质:隐忍、坚毅、乐观和积极,还有他们内心的情感诉求。
   傅为新则是通过影像重组的方式,让那些在人们心目中神圣、充满尊严的佛像具有了一种错乱的表象。这些看似“乾坤大挪移”的拍摄和处理手法,让影像有了一种超乎现实的荒诞和离奇。他的影像也对人们发出了拷问:信仰是什么?诸神真的存在么?现实和想象究竟隔着多少的距离?
   黄东黎的《灵魂体》是一组湿版作品,拍摄的身边的同学和朋友的肖像。摄影师通过传统手法、暗房制作,让影像具有了更沉稳的质地。该工艺的迷人之处就是让摄影回归本身的状态,从而探寻人类内心本真的东西,这组作品便是最好的说明。
   郑川的拍摄遵循的是客观,冷静的原则。他用大画幅相机拍摄的那些画面,便是现代社会最具标志性的景观范本,拔地而起的高楼和迥异的建筑风格,那些超乎寻常的空间,让影像折射出一种荒诞和冷幽默的气息,这便是其作品《异化》向人类提出的诘问和反思。
   范顺赞用影像给人造梦,他用各种材质营造出人类内心的各种梦想,让他们通过自己的导演和摆设,在影像里实现远大的“梦想”。他的作品充满了温暖的气息,让人思索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人生更多的希望。
   唐志扬的作品虽然也是真实记录普通的事物,不过表现手法上却给人耳目一新。通过人物和食物的关系,进行重新排列组合。摄影师用拟人化的手法给予了食物更多的形式和空间,从而让人在观看的同时产生一种趣味性和思考性,这不得不说是摄影师的巧妙和聪慧之处。
   苗华龙的《迷思》,通过生活中的截取和瞬间的抓拍,让普通的画面呈现出一股迷茫、不安、荒诞的感觉。动物也好,人也罢,在他的镜头下仿佛都在向这个世界抗争,倾诉。他们好像失去了自我和方向,在无力中寻找新的方向。
   欧阳世忠在寻常的观看中寻找一种未知的空间。他拍摄的场景是摄影节中的各种场景,通过画面的交汇聚散,错乱与匆忙,人们自觉和不自觉地扮演各种不同的角色,摄影师敏锐地抓取到了这些瞬间,定格这些不易察觉的画面,从而让寻常的视眼有了一种新的结构和解读。
   这十位年轻的摄影师,在影像的空间里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语言,用冷静的观察和思考来探寻摄影的无数种可能,而这些可能或许将衍伸出无数个不一样的未来。这是值得期待和令人兴奋的,我们坚信:寻找与探索永不停歇,影像终将彰显其独特的生命!而此刻他们正行走在这条路上!

   ——(文字、策展:释藤)
   台州摄影艺术展“邀请展”展览前言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