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又一次读到颜长江和肖萱安的作品:《谁的房间》!

在这里,它们安静且忧伤。

它们在凝望远方,远方有欢笑和明亮么?那些过往、那些曾经、那些教人心动的光阴里,流动的何止是一些回忆这么简单?!

它们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呆在属于自己的房间里,不言不语,却洞若神明。

在阳光下、在废墟中、在荒草岌岌里,它们如此寂寞又如此孤单,看到它们我突然觉得心酸,我们走了,它们来了,可是它们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它们其实不就是我们自己么?

蓦然想起去年他们的作品《归山》。在颜先生和肖先生的影像中,常常无人,只是一派萧索的山水,那些成为了标本的动物。仿佛风干的记忆、又或者是一种心情。看他们的作品是可以让人落泪的,怎么可以这样孤绝、这样忧伤?连时间都凝固了,那些云雾和山水,在清寒的影像中扑面而来,那些被风干的动物,呆滞地站立在山顶,站立在寒风中,如同那些蜡像一般,肃穆的让人心生寂寥和料峭。

太寂了,太静了,却也太打动人心了。就像这组《谁的房间》,看的人心里一紧一紧的,有一种逼仄的心酸,似乎要让人落泪。我知道这一刻,是它们打动了我,让我无法言语。

我呆呆地看着这些画面,忽然觉得非常难过,这是多么率真而朴实的人才可以拍出来的影像呵,那种真是直抵人心的。他们在解读它们,其实读的不就摄影师自己本身么?在那些风干的动物身上,我们看到了人类的逃离,那种远离乡土递进他乡的彷徨和困惑。

在那剥落油漆的墙面上,在长满荒草的阳台上、在那青苔斑斑的地面上,分明是人类生活的痕迹,可是曾几何时,却一再地消失不见了?

它们来了,我们却走了,当影像中那些标本肃立的那一刻,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它们眼中的迷茫。我们在影像里窥见了灵魂的流离失所,我们看到人生之路的迷雾重重,我们更读到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未来。

在这些影像里,我们看到了曾经和人类最亲密的动物,此刻却如此疏离、如此不安,它们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寻觅着什么,追思着什么?是对人类的记忆、还是对现实的拷问和思索?

它们在走廊里、在空荡荡的居室里悄然踱步,在光阴里体味各自的人生,这与世隔绝的冷冽和孤寒,不恰恰是我们孤寂的内心么?

或许若干年后,它们消失的时候,也正是我们远离尘世之时。

不懂得万物本源的摄影师,无论如何呈现都是浮躁的,他试图拍摄一些影像,去折射更深切的思想,可是却怎么也做不到。不过,颜长江和肖萱安的内心是沉静的,这沉是骨子里的积淀、这静分明就是对生命更深刻的体察。他们深切地感悟到了生命的本源,窥见了属于人类本身致命的疼痛和忧伤,这种体察不也是对人生最真切的思考么?

它们就是我们,我们即是它们!











——以上图片选自颜长江和肖萱安作品《谁的房间》,文字:释藤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