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第一眼看到王培权的这组片子时,我便感叹这个人够“锐利”!

当然这个锐利是指他框取的这些照片。这些带着幽默、风趣、甚至有些荒诞,离奇的画面,看似日常的切片,却以一种超常态的景象出现,让人在观看的同时,产生遐想的空间。

我们常常感叹生活的无趣和苍白,叹息身边没有可以容我们观察和思考的景物,于是许多摄影人便想尽办法,远涉他乡、或抱着猎奇的心态,去寻找所谓的奇观异景去了,于是一大堆所谓“景观”、“纪实”、“新锐”的作品出现在公众的视眼,殊不知,泛滥堆积而成的这些廉价影像又有几分价值和思想呢?

王培权是属于内敛的人,不过在他沉默的表象下却藏着一颗敏锐的心。影像需要的便是这分洞察力:善于捕捉、截取、定格各种稍纵即逝的瞬间,尤其是寻常中的不寻常。

影像通常是具有假象的,这种假象也是生活的另一面,就看你是否可以抓住。王培权对于影像语言的把握就锐在这里:明明是一个十分寻常的场景,通过他的镜头框取之后,便具有了一股冷幽默的味道,那种荒诞、离奇、暧昧并存的空间耐人寻味。比如那张孩子戴着纸箱的画面,既幽默,又充满了想象,让人忍不住想看箱子底下人的脸部表情。从而也让观者对画面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

王培权的镜头语言是独到而精准的,每张框取之间都机敏而精确,那一瞬间的抓取非常利索,干净,让普通的元素在镜头的攫取下产生了发酵,于是便出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现象,让读者观看的同时产生疑惑、猜忌、甚至是遐想,这不得不说是影像的成功之处。看到那些日常中的不寻常,除了感叹,更多的是对影像外延空间的思索。

我们经常说到画外音,顾名思义就是画面之外的声音和效果,因此一幅好的照片,如果观者能够从画面中打破镜头和画面景框的界限,把影像的表现力拓展到镜头和画面之外,那么这张照片其存在的价值一定更大!而且此效果不仅使人能深入感受和理解画面形象的内在涵义,还能通过画外延伸的内涵获得间接的想象空间,这样既强化了影像本身的可视功能。画外音和画面中的内容及视像互相补充,互相衬托,可产生独特的效果。

近年来景观,超现实,荒诞,新锐等等这些词汇经常会出现在摄影上,其实真正超现实的空间并不是事物本身所至,而是人类自己赋予的。现代化进程的加速、物质文化的极度膨胀、虚浮、不安、喧嚣的社会现状,让一切原本安静的空间变的离经叛道起来,所以才会出现所谓的荒诞和离奇的画面。

亚历山大.罗德钦科曾经说过:“照相机是一种打破习惯视觉开发表现潜能的利器!”王培权借助日常偶遇定格生活中的那些不可思议和荒诞,用影像印证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另一种观看,从而也告诉人们隐身于现实表象之下存在的某些寻常景。











——摄影:王培权 文字:释藤



(此文已经在2012年11月7日刊发于《人民摄影报》12版佳作栏目!)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