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虽然在春天,却依然薄凉,走在路上,沁骨地冷。
   江南的天气总是如此,反反复复、来来去去、辗转反侧之后才能真正进入暖春。
   窗外的香樟都已抽出了嫩绿的新芽,鹅黄的叶子大簇大簇地怒放。在这样的日子里,人的心情会莫名地低落一些。
   闲暇时会去读一些安静的文字、翻一些喜欢的图册。最近网上炒的炙热的似乎便是一个叫薇薇安.梅耶的女子了,这个出生于纽约,并在芝加哥工作了40多年的人,突然便被世人熟知了,知悉她的人大多都是喜欢摄影的,否则也不会如此关注;或许还有对旧时光迷恋的人,因为很多人称其的作品风格复古、怀旧、充塞着浓郁的生活气息,也隐约地透露出一种反观和折射。
   读了一些关于她的资料,我发觉很多人提及她的时候便会说到薇薇安的身份:保姆!甚至许多人觉得这个身份和她摄影师的身份是不符的,因此她在世人的眼中便多了几许神秘。不知道为何,人们总喜欢用身份去区别职业,似乎哪种人该做哪种事,已成定论,突然之间一个默默无闻的保姆在死后浮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并且拍摄了如此庞大的,优秀的影像,和原来的框架有了天壤之别,这不得不引起注目,并去谈论、探讨。
   这让我想起这段时间最热的出访国外的“第一夫人”彭丽媛女士,原来她是一个歌星,受万众瞩目,可是突然之间,她成为了国母,身份的转换,让大家的焦点和话题立即发生了转移,此次出访各国,无论是她的谈吐,穿着、打扮都成为了议论的焦点。尤其是她的衣着,服饰、鞋包、成为了商家争相效仿的款式,大家纷纷购买同类的产品,以示喜爱,其实这还是有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可见一个人的关注度,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这个人本身的才华,还有一大部分原因是他的身份。
所以薇薇安也是,她的作品有目共睹,但是她的身份也是一大热点。许多人想不明白,一个平凡的保姆,为什么可以拍出如此生动的影像,那些大量堆积没有面世的照片中,人们窥见的是一个万象更迭的社会,这些反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图像,看起来到处充塞着人们对物质追求空前的繁盛,以及在经济繁华背后令人窒息的社会氛围。薇薇安迈步于芝加哥和纽约的街头,用自己手中的相机,记录了大量的人和物,情和景。
   有人说薇薇安的影像无所不包,就像一面千棱镜,让美国人透过这些影像,重新审视半个世纪年前的自己。这些照片多是拍于各地的街头,那些看似闲散的场景:踱步的绅士牵着心爱的宠物狗、倚靠在椅子上怀抱孩子沉沉睡去的妇人、戴着大沿帽珠宝首饰的贵妇人、顽皮打闹做鬼脸的孩童、甚至是脏兮兮的流浪汉、都一一被薇薇安框取到自己的影像中。这些照片,质朴而接地气,让人读之产生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或许是因了这些平实而真切的城市众生相,也或许是因为她简洁而流畅的叙述,总是能够恰到好处地把此刻的情景表达出来,无论是构图也好,取舍也罢,看似刻意却不拘谨、形神兼备,这些影像中上世纪美国和芝加哥等地的世道人心,一一浮现。
   可是在薇薇安的众多影像作品中,我却唯独甚喜她的那些自拍照,那份倔强、自信和不屑、从她紧抿的嘴唇上、从她微微翘起的鼻梁上、也从她冷静而孤傲的眼神中透露无疑。看到这些自拍像,我想象着这个女子,一个人孤身挎着心爱的相机,游走在街头巷尾、拍摄那些生活中的碎片,其实更多的时候,或许她拍的正是她自己。
   因为从很多的图片中我们可以看到,薇薇安似乎有意无意中把自己带入到照片当中,街头的窗户、家中的镜子、楼梯口的光影、别人移动的玻璃、一张张若隐若现的影子,都是她自身的写照。很多时候,保姆只是她用来维持生活的一个身份,摄影才是她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或许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摄影师,她只是喜欢,仅此而已。
   从后人对她的资料收集中可以窥见,数以万计的底片并没有冲洗出来,可见薇薇安生前,大多时间只是不停地在拍,按动快门,取舍自己感兴趣的情景,至于以后怎么样,这些照片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并不是她最关心的。而她拍摄了这么多底片,可见就是用当保姆的收入来维持她的拍摄,所以她真正的身份或许只有她自己来定论更好一些吧!因此我猜想,这个女子,只是把摄影当成生命中的另一种方式,是内心的一个出口,她沉浸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观看着这个社会的一举一动,更反观着自我,这样的随性和不羁,或许才是摄影最高的一种境界!
   我在想,如果没有后人的挖掘,没有约翰·马卢夫的推荐和宣扬,或许她便这样被埋没了,对于她本人来说,摄影只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也是生活的本身,所以是否会被发现,并不会是她自己所关心的。
   所以,我宁愿从这个女子冷冷抿起的嘴唇里、那孤寂却不哀伤的眼神中,读到一个平凡却活的自在,从容的女子,而不是什么保姆,或者摄影师!















以上是薇薇安.迈尔的部分作品  文字:释藤  (于2013.3.26写于台州)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