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傅拥军作品《那么西湖》

写在前面:这是北京海关总署内刊《金钥匙杂志》的增刊《摄影视界杂志》一个约稿,写的是关于傅拥军老师和另一个摄影师的作品,他们在同一个位置下不同的创作方式。如今杂志已经刊发,现发文章在博客存档:),感谢王斌的约稿——释藤

在寻常中,关注同样一个事物,久了便容易产生视觉上的疲劳,即使最美的景,亦会让你转移了视线。就像拿起相机的人们,总是喜欢对不同的人和物按动快门,所以舍近求远便成为摄影的一大潮流,更多的人抱着猎奇的心态,拍摄不同地域的人文和那些所谓大美的风景。
在这个物语横流的社会,快捷、急功近利的人太多,能够静下心来持续关注同一件事,同一个人的是少之又少了。摄影作为一个观看社会的手段,对于许多人来说就是一个媒介和工具,但是在这个媒介当中加入个人的思想和诉求,并通过影像的方式呈现,这便成为一个难点。
对于摄影师傅拥军和周建伟来说,观看或许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他们通过取景框关注同样的一个事物,持续地拍摄,记录这些普通场景下每一个阶段发生的故事,点点滴滴,积少成多,通过他们的照片,我们看到的是同一个位置下发生的那些不同。
傅拥军,来自浙江的一个摄影师,2009年前凭借《西湖边的一棵树》,获得荷赛自然组照类二等奖,九张照片拍摄的是西湖边同样位置的一棵树,在这棵树下我们看到四季的变化:花开花落、抽枝长芽、凋零和新生、最重要的是树底下每一次的变化,那些不同的游客,来来往往之中的人们。普通的场景,却在不断地叠加和累积之后,衍生出一个别样的空间。
在傅拥军的这组作品中,树成为了拟人化的符号,摄影师把这棵树当成了一个人去拍,因为在他的眼里,西湖就像一个大舞台,这棵树就是舞台的幕布,变幻无穷中,在树底下的人们才是真正的主角。在这棵树下,摄影师一年四季的坚守便变得如此重要,也充满了人情味,我们看到晨练的老人、翻跟头的年轻人、约会的情侣、大雪之后堆积的雪人和合影留念的人们,这一切都像一幕幕轻喜剧,在不断地上演。
傅拥军说:“每次去西湖边,我必定会走到这棵桃树下,站在几乎同一个位置上,用同一只镜头对准它拍上几张。当这些照片积累到四位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些构图一般、用光一般、色彩一般的照片变得生动而具体,越看越觉得有点意思。”可见同样的一棵树,很多人会忽略了,可是傅拥军却在用心关注,他的坚守不仅仅是一次两次,而是一年又一年。当同样一个位置下,不断累加的影像发生了不同的变化时,影像便趣味横生起来。这些照片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风光片,而变的耐人寻味起来。
在摄影师持之以恒的注视之下,树底下活动的人们也变的生动起来,那些表情、眼神、动作都充满了温润,小小的场景看起来却如此地温馨、和谐,这些一景一物,不恰恰给浮躁中忙碌奔波的人们一些素净和清凉么?傅拥军做到了,而生活在大连的摄影师周建伟也在坚守属于自己的故事!
周建伟的作品叫《天下为公》,拍摄的也是同样一个位置下不同的变化和故事。他拍摄的对象是公园中孙中山先生的一尊雕像,而每天发生在雕像下的人物便成为了他关注的对象。在这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孙中山的雕像下每一次不同的变化,有孩童顽皮地在嬉闹、有情侣在开心地拍照留念、有老人在抬头仰望、亦有游客在停留谈笑,这些普通的人们,却因为同样一个位置,在摄影师的镜头下被一一定格。
在一个普通的,冰冷的雕像下面,通过周建伟的镜头,我们看到的却是鲜活的人们,真实而充满烟火的生活碎片。即使四季变化,春夏秋冬、我们依然能够感知生活所带来的美好和热情。
无论是傅拥军拍摄的一棵树,还是周建伟拍摄的一个雕像,在同样的一个位置下,摄影师坚守的却是同样一个信念,那就是对生活的热爱和真诚。原来在司空见惯的空间里,也有我们无法窥见的风景。或许只有热爱生活,懂的感悟生命,专注于拍摄身边熟悉事物的摄影师才能够获得这样的影像。这种细节的美,这种微茫之中现真意的情感,不也是摄影最本质的坚守和体察么?
其实生活不缺乏美,重要的是你如何去发现,并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才能够走的更远!愿同一个位置下,两个摄影师不同的执着,亦能够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思考!


周建伟作品《天下为公》



这是杂志的其中一张内页,留念一下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