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飞机穿过厚厚的云层,平遥距我们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五天时间,关于摄影,关于这座古老的小城,关于那些南来北往的友人,回想之间诸多感慨,几许起伏。
依然记得平遥城蜿蜒回转光滑的石板路,街道两边店铺客栈忽明忽暗的灯火;在时长时短的影子和清晰的脚步声里,感受因为摄影相聚的温暖。
或许对于这座古老的小城而言,摄影只是它一个生动的篇章,每年的9月,国际摄影节在此举行,小城便会分外的热闹。参展的,观展的,也有趁机到古城游玩的旅人,无论大家的目的为何,快乐洋溢、祥和喜悦充塞着整个古朴的小城。
笔者是第二次走进这个古老的小城,从爱上影像的那一刻开始,似乎生活当中便和摄影结下了无数的因缘。此次国际摄影节,受到几位老师的鼓励和邀请,笔者带去了4位浙江摄影师的作品。
因为时间上的创促,我们在紧张的筹划中开始了此次的展览。
摄影师来自浙江的4个地区,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生活习性,导致他们之间不同的差异。但是通过他们的影像,笔者却窥见了他们之间微妙的相同之处。
笔者选取的四位摄影师,来自不同的地区,更重要的他们的表达方式和影像风格之间的差异。来自宁波的郑川是一个建筑师,因此他用大画幅相机拍摄的类型学呈现方式的黑白影像,充满了严谨和冷峻,那些看起来疏离而荒诞的城市建筑,其实是他对这个世界价值观和审美观的无声批判。和郑川有所不同的则是来自台州的叶文龙,他的影像虽然也用大画幅呈现,但是却在淡淡的色彩迷离之中,透露出他对城市化建设当中,人类对自身环境过度开发造成的思考。而金华的贾锦新和丽水的苗华龙则是属于比较感性的摄影师,他们的影像相对来说切入口显的微小而谨慎了许多。但是这些看似和个人记忆、感受有关的碎片,折射的却是他们对自身生存空间的思考和诘问。
四个不同的摄影师,在疏离中却有某种暗合之处。更为巧合的是他们都属羊。我们戏嘘这是缘分。于是在组织和策划这次展览之后,便确定了展览的主题《观.照》。
在观照之间,特意用分隔符隔开,因为笔者觉得观是观看外界,照是照见内心,但是连在一起,对于摄影却有更多延伸的意义。因此在展览的前言第一句,笔者是这样写的:“观看外界,照见内心。摄影在更多的时候,就是一个寻找和承接的过程。”
17号抵达平遥已是傍晚,古城的街道上开始陆陆续续地亮起了灯火。看到这座熟悉的古城,笔者的内心充满了亲切。入住的客栈也是去年住过的,熟门熟路,让风尘仆仆的我们都有了一丝归属感。
我们的展览位于柴油机厂,这个展区是每年摄影节的重要展区之一,很多大型的国内外学术展以及机构展都分布于此。刚刚去的时候,展厅里堆满了杂物,地上到处都是灰尘,我们和组委会沟通之后,等他们清理场地之后才开始正式布展。
布展花了整整一天时间,18号上午开始张贴我们的海报,海报是此次参展的摄影师叶文龙设计的,画面用大量的白、灰、黑等主色调构成,简洁大气,十分显眼。因此张贴之后,很多人看到我们的海报,都说远远就注意到了。18号下午,我们的展厅终于清理完毕,于是亲自动手开始布置展览。
背景墙是白色的,而我们根据主办方之前发的平面图,已经事先在电脑上设计好了布展的方案和作品的形式,因此到了布展时便多了一些安定和自如。量尺寸、定线、敲钉子、挂作品、几个人合作的十分默契。作品一副副地上墙,看到一面空空如也的白墙,渐渐地呈现出了我们想要的效果,大家都露出了疲倦却满意的笑容。
忙到深夜十点多,大家饿着肚子,终于完成了此次的展览布置,虽然没有达到最好的效果,但是看的出来每个人对待作品认真的态度。此次展览郑川有事没有成行,叶文龙、贾锦新和苗华龙都全程和笔者一起参与了进来。
在布展的时候,他们几个纷纷坦言,这样的过程虽然累,但是却学习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布展时对于细节的把握上,让他们知道了作品不仅仅就是挂一下这么简单。
由于柴油机厂是老厂房,地上灰尘很多,于是我们一致决定购买蓝灰色的地毯,距离展墙80公分一线铺开,让观者进入展厅的时候,能够更舒心、愉悦;也更加显示我们对观众的尊重。展览布置完毕之后,我们又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桌子,买了几个凳子,并在桌子上铺了一块古典风格的花布,让展厅看起来多了一些暖意和怀旧的风格。
展览是在19号正式开幕的,经过18号一天的努力,我们的展厅已经焕然一新,地毯,桌子、凳子,水、当然还有我们此次为展览特意做的精致的折页,折页上分别有4位摄影师的简介、作品和个人照片。还写了联系电话等。
在展厅里,我们的桌子上还准备了几样风味小点心,这是当时笔者在家里时想到的,提议各个地区的摄影师每个人准备一样自己当地的特色点心,希望能够让观展的嘉宾在享受视觉的同时,也感受一下我们浙江的风味。而此举,在展览期间受到了大家一致的好评,当嘉宾在观看我们的展览之后,都会在展厅中坐一会,大家喝喝茶,吃吃小点心,聊聊天,不经意中,让摄影师获益匪浅,而我们的家乡风味小零食也赢得了大家的称赞,有一位媒体朋友品尝到金华酥饼时,说十分感慨,因为让他想起了若干年前去金华的情形,仿佛历历在目,说我们既让他享受了视觉,也享受到了味觉和感觉。
在展览期间,我们诚挚邀请摄影界的专家、评委、老师和朋友莅临我们的展厅,包括百年印象画廊的陈光俊先生,摄影家任曙林、黑明、卢广、还有理论界的老师晋永权、鲍昆、那日松、海杰、大门等人,还有专业的媒体记者,各路朋友。
虽然我们的展厅柴油机厂B7-3,位置有些偏僻,但是那些老师都专程到我们展览的现场给予了不少肯定和鼓励,也提了很多宝贵的意见,摄影师趁机和这些老师交流,获得了很多平时难以得到的资讯和中肯的建议。尤其是针对装裱、作品打印的材质、展览呈现的效果等方面,那些专家和老师的意见十分给力,叶文龙和其他2位摄影师纷纷坦言,收获良多,平遥之行的意外所得。而这些意见也给我们今后的策展积累了经验和知识。
在短短五天的时间里,参展的摄影师不仅主动和那些专家老师交流,也认真地观看了各个重要的展览,分别从别人的作品里吸取养分。交流、学习、听讲座、大家似乎忙的不亦乐乎,把休息的时间一再地压缩,就像来自金华的贾锦新说的:难得参加展览,一定要把时间利用好,否则很可惜。
因此这次展览,大家收获的不仅仅是友情,还有对摄影新的认识和开始。其实这对于更多的人来说,重要的还是这个过程。
一个人与一座城市,他们之间的关系,带着某种宿命式的迷离与伤感,但是对于这些喜欢摄影的人来说,平遥则是他们心中的一个梦想。这次4位摄影师都是生平第一次到平遥参展,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平遥就是他们心中一直的向往。今天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可想而知他们心中的喜悦。就像有个媒体朋友那天说的话一样:“平遥在很多摄影人心中是绕不过去的坎,或许走过了平遥,你才能够感受到摄影真正的魅力在哪里!”
此刻的平遥古城,在秋雨淅沥中因为摄影而增添了不少光彩,但是几天之后,也会因为摄影而逐渐沉寂回归,淡泊宁静。无论如何这座充满了怀旧而厚重的城市,在喧嚣和繁华的花事之中,在觥筹交错、流光碎影的包裹之下,会以时代的名义记录下每个过客与归人的身影,同时也会再次迎接古城躁动盛大的又一个年轮。
一拨又一拨的摄影人,会再次以摄影的名义相聚于此,而我们始终相信,是古城给了摄影最大的包容和接纳,也是摄影让古城更加熠熠生辉。
挥挥手,告别这座古城,我们将摄影留在心中,带走的是收获、感动、还有那丝丝无限的眷恋和惆怅!
再见,那些匆匆来往的旅人、师友、愿一切安好,期待来年相聚。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