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此文是《人民摄影报》的约稿,已经于2月26日刊发于纪实栏目!存档——释藤

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生活是稀松平常的。同质化的环境、习以为常的景象,久之总会让人产生麻痹的感觉。

不过对于张艺来说,生活却是充满无限可能的。这种乐趣和寻找来源于她对生活的细心观察,而她的观察除了眼睛,还通过自己手中的相机,用心灵去感受生活。于是生活在她的影像里,便多了份未知、多了些趣味、多了份思索、多了些感慨。

拉尔夫·吉卜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不理会照相机如何看事物,我要它看到我看世界的方式。”我个人颇为理解这句话的意义。摄影其实就是自我观察这个世界的一种方式,你的诉求和想法,通过影像的形式去呈现出来,其本身的语境就发生了变化。

张艺是一个内心丰富的摄影师,她的镜头对准周遭看似熟悉的环境,拍摄下各种各样的场景和人物,反射的却是她对自我的追问、对这个社会的思考。

叹息是一个很抒情的词汇,张艺给自己的作品取名“叹息的迷恋”,本身就包含了一点哲学的况味。这种迷恋既是对影像本身的态度,也是对生活的诸多疑惑。迷恋看似有点暧昧和模糊不清,实则却是她通过影像想要发出的感叹。

她的影像呈现十分的碎片化,看的出来这是采集于生活当中看似寻常的事物:街头行走的陌生人、山坡上嬉戏的孩童、荒地中祭祀的男女、戴着面具的人们、岸边游泳的入水的人、甚至还有荒郊野外孤立的木偶人,这些看似十分随意的场景,却在张艺的影像中呈现出一股荒诞和滑稽的感觉。

看的出来张艺对于周遭事物的观察有自己独特的视觉和感触,一个瞬间的把握,让她敏锐地通过自己的镜头即时地捕捉下来加以呈现。而这些碎片不断地叠加和累积,让其无意中似一条音符一般渐渐地串联起来。因此影像除了无厘头和荒诞,自然而然地展现出了摄影师对社会和空间的思考。

这种带着自我的拷问和追寻,显然不是摄影师刻意的呈现,在按下快门的一瞬间,她的内心一定被眼前的景象触动了,引起了她的兴趣和留意,阿诺德•纽曼(Arnold Newman)说过:

摄影师必须是照片的一部分。我想张艺在拍摄的时候,一定已经把自我融入其中了,她通过心灵去感受的影像,才是最真实的状态。

她在自述当中提及:“面对差异时的尴尬和复杂心态,举棋不定的持续观察,以影像记录人们的生存现状,同时也为了给与观者以希望,但是一闪而过的美好还是坚定了我们生活下去的理由和希望。”很显然她意识到了这样的对立和冲突,矛盾和尴尬,但是却企图用影像去解构这样的无奈和心态。所以当她一次次按下快门,得到这些看似无关他者的影像,实则却让人产生一种疏离感,这种拒绝靠近又无意拉远的距离,是摄影师保持对整个社会的态度和看法。

叹息的迷恋,无意于讴歌和鞭挞,而应该是一种追问和寻求。张艺既乐在其中,又苦于挣脱,这不是摄影师本人的矛盾,而是当下的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相信这些影像会给观者最好的回答。








摄影:张艺 文字:释藤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