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走访“自助餐” 艺术家工作室开放有感
私密和开放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语境:私密英文名叫private,关键词有以下几个:私有的、私人的、秘密的、内心的等等。开放则是指自由、随意、面向公众等等。
最近由策展人海杰发起的一个关于“自助餐” 艺术家工作室开放计划,正在把工作室这个具有私密性的艺术现场,悄然转换成为一个开放的空间,观众可以作为访客的身份进入到艺术家的工作室,和艺术家本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沟通、对话,而艺术家也可以自由选择形式进行作品的展示。
当参与的艺术家从接受这个项目开始,艺术所谓的私密性在计划启动的那一刻,显然已经转换了语境。这种单一面对自我、或者是少数熟悉群体的私人空间,在列入计划的短暂日程里,完全敞开了心扉,接纳了公众的介入。
在大众的印象里,艺术家的创作空间一直是颇为神秘的,而艺术品的呈现和空间本身是有最直接的关系。而能够近距离地接触艺术品本身,就得进入大型的美术馆或者画廊进行强迫性的观看。
一直赞同这句话:有策展人的展览本身就是一个置换了语境的作品,很显然艺术家在这里的身份只是一个创作者、行动者、而不是最后的呈现者,当然这句话也不是完全绝对,但是却表明了一个观点:这种经过精心选择,策划的展览,往往带有策展人或者机构本身“强势”的意图,虽然主题突出、观念凸显、却容易造成艺术家本人意愿缺失的状态,显得十分被动。
而工作室开放计划,却摈弃了以上种种迹象,让当代艺术面对公众这个群体,进行自由的组合和拼凑。艺术家在自主选择的场景里进行各种形式的展示,此作品既可以是纸上的,墙面的,也可以是行为的、装置的、甚至是有其他人一起参与的,而观众的互动、参与也成为了艺术创作本身的一种延伸,这让我想起近期的一个网络热词:艺术众筹。而海杰的这个计划显然是一种“计划众筹”的形式,通过互联网、通过虚拟空间以及公共媒体,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个项目当中去,这也是自助餐最具意义的地方之一。
不过作为观众,要进入艺术家构建的这个空间和语境,首先得对艺术家的作品产生一定的兴趣(当然也不是全部),然后经由这个基点,围绕作品本身展开的询问和探索,则会更为有趣。
参与这次计划有行为,雕塑,摄影,录像,行为,声音,诗歌等各个范畴的艺术家们,涉及的群体和范围目前虽然仅限于北京,但是样貌却十分丰富,可见这个计划无论对于艺术家本人,还是其他的参与者都是一次“新奇的探索之旅”。虽然这样的计划在若干年前曾经在圈内发起过,但是如此大规模的参与,似乎在国内还是第一次。
此次笔者就亲历了这样的一个互动。在发起人海杰等人的带领下,我们分别走访了当代艺术家王庆松先生、莫毅先生以及一个年轻艺术家杜艳芳的工作室。在提前预约的情况下,虽然艺术家也做了相应的一些准备,但是工作室呈现的东西大多还是十分原生态的。比如莫毅先生的工作室,位于草场地附近一个叫“艾荷华”的地方,此地看起来似乎不经修饰,充满了一种野性的气息。工作室外部建筑也十分粗犷,是一个白色的巨大的蒙古包,四周都是透明的玻璃窗,敞亮的空间,呈现了莫先生的许多代表性的作品,比如著名的具有符号的“红被子”,比如邻居系列作品等,还有一些手工放大的作品小样、手工书、底片等等。这些作品展现的形式看似十分随意,却又很丰富,让观者看到了一个个不同的切面。莫先生的作品很多,但是如此系统而全面地进入观看的状态,想来对于参观的人来说,大多还是第一次。
王庆松的工作室,则显得更为现代化一些,似乎和他的作品风格也颇为相近。以前一直对王老师的作品十分感兴趣,此次近距离的接触,更是让人感受到其作品本身之外更多的东西。几个小时的畅谈,作为访客的我们,不由地进入到艺术家本人的创作当时的那种状态当中去,说白了就是对于作品的理解更加深刻、清晰起来。当你回过头去再次观看这些当代艺术的时候,对于作品的理解会衍伸出不同的观点来。
年轻女艺术家杜艳芳的工作室,则完全充满了一种女性的气息,精巧的布置、柔软的气息,和她的作品形成了一种很好的互动关系。看的出来男女之间的差异还是十分的明显,这也是观众所看到的很有意思的地方之一。而且走访的艺术家空间,大多是和生活场所连在一起的,所以当你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会突然发觉艺术家的创作其实就离的我们很近,这些散落于眼前的气息变的如此素朴而简单,所以观看作品还是要和创作者本人、以及环境结合起来会更有意义,否则很容易在语境缺失的环境下产生偏颇的理解。
走访时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个计划把展览和艺术行为规划权、生产权、空间构建和处理权移交给艺术家,艺术家可即兴的创作,自由的布局和实施艺术行为,重新打量和应对这个此前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场所。除了给予艺术家创作和展示的自主权之外,这个计划做到的是把艺术家暂时从美术馆和画廊的审核机制和削平身份的白盒子中解脱出来,让创作在艺术家自我空间里野蛮生长,艺术家就此着力自我实现,并向访客打开这个自我。
很多人都尊崇艺术来源于生活的哲理,其实并不是毫无道理的。这次工作室开放的状态,不仅让我们直面艺术家本人,更能在彼此的互动中,了解艺术背后的故事和细节。比如在王庆松的家里,他就拿出创作时的视频和我们分享,并在我们的一再追问下,谈了很多作品之外的想法,这种潜入式的提问在观众和艺术家之间搭起了一座互相信任的桥梁,显的更为亲和,随意。
从私密性到公共空间的转换,不仅仅是语境的置换,更应该是一种艺术本性的还原,当代艺术不再高高驾凌于公众之上,而是带着泥土的芬芳进入民间。就像海杰在计划阐释里写的一样:“把艺术家暂时从美术馆和画廊的审核机制和削平身份的白盒子中解脱出来,让创作在艺术家自我空间里野蛮生长,艺术家就此着力自我实现,并向访客打开这个自我。”而这里提到的打开自我,其实也是艺术家让自己的作品归于寻常的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恰恰是许多人想要探寻的兴趣点之一。公众对于作品背后的思想也加深了理解。艺术有了体温和感性的掺入更直观地贴近了创作者本身。
这种去策展化的状态、这种全新开放的格局,让艺术更为轻松、自由、敞亮、透彻,变的温暖和生活化起来。或许这才是艺术需要滋养的水源和土壤!而这个计划恰恰迎合了当下艺术成长需要的基因。 
——此文已经于5.7发表在《人民摄影报》








以上几张是走访莫毅工作室的花絮







以上几张是走访王庆松工作室的花絮








以上几张是走访杜艳芳工作室的花絮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