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在影像快捷,消费性极强的年代,人人都可以拿起相机或者手机,拍摄身边的事物,尤其是都市和街头,成为了许多人捕获瞬间,定格影像最好的训练场。
   和众多喜欢街拍的摄影师一样,来自浙江摄影出版社的几个年轻人,也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镜头对准了“都市”。记得顾铮先生曾经把街头摄影师形容为“游手好闲”的人,虽然这句话并不一定正确,但是却说明了这些把镜头对准街头的人的某种状态。
   高振杰、林味熹、胡展,三个80后,90后的年轻人,在同一个单位上班,每天过着极有规律的日子。但是除了规律的生活节奏之外,摄影便是他们的另一个爱好。或许是和当下生活的环境有关,对于摄影他们除了有各自的理解,但是共同的特点就是把感兴趣的对象依附于“都市”。
   从19世纪末一直到现在,出现过几十位知名的都市摄影大师,他们之中既有阿杰这样的以纯粹记录都市全部细节为自任的摄影家,也有通过为都市中人造像来聚焦都市生活形态的摄影家桑德,既有像克莱因这样的以都市为自己的感情宣泄对象而在与都市的对抗中形成了自己风格的摄影家,也有像荒木经惟这样的一直把都市看成是一个欲望发生装置而始终在以摄影与之调情的摄影家。还有就是像维诺格兰德以及薇薇安.迈耶一样,死后被人发现在其生前拍摄了大量的都市影像。无论是哪位摄影师,这些观念、手法、风格各异的摄影家,都通过自己手中的镜头,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多变和复杂,也让摄影和现实生活拉近了距离。
   都市是一个大熔炉,承载了许多的变化和未知,因此在都市中游走,拍摄、成为了许多摄影师窥视这个环境和空间最好的场所。同样拍摄都市和街头,但是表现出来的影像却是各不相同的。这和摄影师本身的阅历,兴趣、知识储备和经验有很大的关系。高振杰的作品用粗犷的颗粒去表现,画面黑白充溢,影像自然地流露出了不安、快速、阴郁和深沉的元素,看的出来他受到森山大道等人的影响甚深。从他的照片中可以看的出来,他极及迷恋对于瞬间性的把握和定格,都市中每时每刻瞬息万变的情形,恰好符合了他心里上所要表达的感觉,于是当他拿起相机拍摄街头的时候,便是和自我无形中的一种抗衡和较量。
   胡展,这个看起来斯文尔雅的摄影编辑,则显的更为内敛和沉稳一些。他的影像同样表现的是街头,但是却多了一份安静。一棵树、一只动物、一个行人,都会成为他拍摄的素材,同样是黑白的画面,却和高振杰的照片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意味。他的影像在讲究瞬间性的同时,更多的是体现画面感和空间感。这些构图精致,把握的恰到好处的一瞬间,透露出作者的思考和观察,看的出来他是属于在暗处一直窥探、留心、并在恰当时机等候按下快门的人。
   而林味熹,这个90后的小女生,和前两位最大的不同,则是喜欢用手机去定格都市中各种的场景和事物。而且是影像的色调上,她更喜欢用彩色去表现都市的多面化。在她的照片里,没有章法可循,却依然散发出一种女生特有的气韵。绚丽的色彩,看似杂乱无章的画面元素,实则却是她在街头游走时偶遇中看见最感兴趣的一个节点。手机成为了她观看这个世界的通道,她的影像充满了青春期女孩子的期待和希望,欢快和明亮,有着一股浓郁的青草味。
   其实人们走上都市的街头,不仅是社会活动的需要,也是展现自我和寻求他人认同的需要。在与陌生人的相遇、擦肩而过中,从互相投射的视线中,学会了解自身,也学会如何表示自己对于他人的欣赏。
    在都市街道中的游走,就是让都市与个体相互彰显、赋予个体以生命意义的一种生活实践。而在街头行人视线的穿梭交错中,人类还发展出以照相机审视自身的一种视觉表现形式:街头摄影。因此街头摄影,是把行走街头这个人类活动提升为一种创造性的活动。而对于街头摄影师来说,相机则是他们用来表达和折射自我,审视他人最好的工具。
    高振杰,胡展,林味熹,三个年轻人,把自己的作品命名为《隐喻的街头》,其实是指出了街头摄影对于他们来说的某种吸引和迷恋的原因。那些看似清晰、真实的空间,其实隐含了太多需要让人探究的东西。这一刻的未知和下一刻的变化,让街头摄影多了一份神秘感的同时,也增加了许多的趣味性和思索空间,这便是街头摄影最大的魅力。可见三位年轻人都是深谙此道之人,虽然他们的影像还在探索和初涉当中,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对都市的看法和进一步的探索。
愿都市在成为他们最好的训练场之外,还能够收获更多的体验和感悟。





































摄影:|高振杰、胡展、林味熹   此文已经发表于《浙江画报》,新浪图片专栏  文字:释藤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