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冥思苦想》 1956年.巴黎 拍摄:杜瓦诺




——读杜瓦诺的《冥思苦想》 文:释藤

画面上:一个小男孩两眼抬头望着天花板,紧皱的眉头、疑惑的眼神、凌乱卷曲的头发、微微张开的小嘴,似乎碰上了前所未有的难题,表现出一幅苦思冥想的神情。而坐在他身边的一个男孩子则用手托腮,闭眼深思、正沉浸的属于自己的思维空间里。两个孩子不同的神情,却被刻画出一种拙朴、天真、稚气却又充满童趣的气息,这种独特的表现手法来自法国著名纪实摄影大师罗伯特•杜瓦诺之手,这是他1956年在巴黎拍摄的一张名为《冥思苦想》的照片。

提起罗伯特•杜瓦诺,很多人一定会想到他风趣幽默却具有浓郁生活气息的摄影作品,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在1950年发表《市政厅前之吻》,以及他的《观画》系列作品,因为杜瓦诺一直觉得:“日常生活里的奇妙情景是最动人的。而平时在街道上不期而遇的事情,是哪一个电影导演也不可能在镜头前给你安排出来的!” 而这套《观画》系列照片也证实了他的摄影观点。

在法国摄影界,很多人喜欢把杜瓦诺和布列松相提并论,因为他们两人的摄影都以纪实为主,但是呈现出来的风格却是迥然不同的。布列松喜欢到处行走,在世界各地拍摄不同题材的影像,最为著名的便是其“决定性瞬间”理论的确立,而且他的摄影风格颇为严谨,画面构图十分讲究,冷静,干脆、利落等等,细碎的事物在他的影像里似乎都能够“化腐朽为神奇”,让人回味和思索。和布列松的风格相反的杜瓦诺,一生却流连于自己居住的城市:法国巴黎,他的镜头始终对准的是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那些来自街头巷尾的精彩瞬间,被他用一种超乎寻常的视角进行提炼和定格,影像活泼、轻松、幽默又不失生活气息,因此许多画面看似十分寻常却又耐人咀嚼,让人观之产生一种亲切、温暖和风趣的感觉。不过在众多的题材当中,杜瓦诺对儿童题材的拍摄亦有着十分浓厚的兴趣和属于自己独特的观察。

其实在摄影这条道上以孩子为拍摄题材的摄影师很多,比如一直将镜头对准自己孩子的莎莉.曼恩,用一个母亲独有的视角持续记录了三个孩子成长的画面,孩子们在生活当中流露出的自然而又故作沉静的瞬间,那些不经修饰却纯真的天性,表现的十分可贵。而这些照片同时也糅杂了摄影师自身的回忆、梦境和矛盾,因此影像产生了一种无与伦比的优雅和自尊,但是也恰到好处地表现出孩子的依赖与独立、留守与离开之间的挣扎,捕捉到不安、困惑、脆弱、不朽等等各种看似“异样”的情绪。再比如出生于澳大利亚的安妮•戈德斯,摄影对象一直以婴儿为主,风格独特,十分亲和。还有美国的摄影家乔克•斯腾格斯,以观察孩子成长为青年的过程,拍摄下大量孩子成长的空间维度,他的影像具有让人难以置信的私人化的亲密性,并呈现出一幕幕舞台剧般的效果。

而在杜瓦诺关于儿童题材的作品里,可以看的出来他对于儿童理解和切入,具有和其他几位摄影师完全不同的气质。他喜欢抓拍孩子在天性流露时最为自然和真实的一面,比如一般摄影师喜欢拍摄孩子优秀的一面,比如聪明,机灵、活泼等等情形的时候,而他则可能反其道而行之,通过刻画孩子笨拙、稚气未脱的细节去表现他们的特性。杜瓦诺闲时他喜欢在孩子上课的地方,玩耍的空隙、或者是放学路上,跟着他们后面拍摄。

在他的许多画面中,会出现孩子在街头玩耍的情形、在废墟和门前捣蛋的情形、在淘气时坏坏的神情、当然也有孩子在课间中独特的神情等等,他把孩子偶尔流露的具有“破坏性”和大人眼中“恶作剧”的场景当成拍摄的瞬间,因此他的照片里孩子顽劣的一面,那一个去雕琢化,接近真实的天性无疑被呈现的淋漓尽致。所以有些画面看起来似乎刻意在“丑化”孩子的形象,实则却给人一种更为真实和率性的感受,而这种看似无意识的抓拍,却表现出了杜瓦诺内心对于孩童另一面的贴近和了解,这样的影像反倒让人无端地产生一种亲切感和无距离美。

就像这张名为《冥思苦想》的照片一样,孩子拙朴的神情和平时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觉,画面中两个孩子看起来故作深沉,一副小大人样的神态,让观者看了既忍俊不禁,又哑然失笑。很显然杜瓦诺用自己独特的拍摄手法呈现出了孩子童真之外的另一个切面,这也是其作品迷人之处的魅力所在。所以当你在观看这副照片的时候,忍不住会想多看几眼,停留了再停留,甚至让人会想起身边的孩子在课堂上是不是也偶尔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反观现实中的很多摄影作品,无论是对于儿童题材的呈现也好,还是其它事物的把握也罢,大多人总是一贯地按常规出牌、过于刻意、又或者按主观意愿去定格其对象,因此拍摄出来的影像通常具有雷同化、扁平化和无趣感,更多的是缺乏个性和生命力。在杜瓦诺轻松、风趣却温暖的拍摄风格里,不仅让我们窥见摄影语言的丰富性和无限的可能,也让影像散发出了更为优雅、迷人和独到的光芒,当然像他这样的天才或许几个世纪才能蹦跶出一个,现在不会有,估计以后也很难找的到了。

罗伯特.杜瓦诺其它儿童题材摄影作品: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