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推荐文章
转载说明:这篇文章忘了是朋友发来的,还是自己存的。文章没具译者姓名,如果译者看到转载,敬请留言。 对文章原作者英格丽特·希西(Ingrid Sischy)进行了检索:英格丽特·希西是出生于南非的犹太人,主要从事艺术、摄影等方面研究的美国作家及编辑,从1988年至1996年任职《纽约客》。英格丽特·希西于2015年7月24日死于乳腺癌。 此文发表于1991年,其观点在国际学术界具有一定对共识性,另一位文化学者苏珊·桑塔格,在她的《关于他人的痛苦》里对萨尔加多反映苦难的摄影作品也说过:“一个在这样的尺度上构思的题材,只会使同情心不知所措,而且也会变得空泛。”这几年巴西摄影师塞巴斯蒂安·萨尔加多(Sebasitão Salgado)在中国一直被热捧,在此全面了解萨尔加多作品在国际上引发的反响,对中国摄影不无益处。
郭广林 2020-06-05 17:18
0
0
134
有的孕育了38周,有的才几个星期,有的甚至在想象中的。通过镜头我们轻而易举地看到了新的东西:新的构成,新的观看方式,当然还有新的生命。
林路 2020-05-19 09:58
0
1
987
清明 金山陵园
路万江 2020-04-02 13:04
0
2
1178
人类首次在南极洲使用的相机
路万江 2020-02-11 11:10
0
2
1455
历史上最早的双反相机
路万江 2020-01-29 16:19
0
2
1911
电影剧照始终是介于真实的视觉和梦幻的想象之间——电影剧照是真实的魔幻和魔幻的真实。
林路 2020-02-01 08:23
0
4
2796
历史上早期的柔性材料快门 演进历史 及其对摄影的贡献
路万江 2020-01-26 14:22
0
1
1684
评论家曾经呼吁:我们可以到了重新评价查姆比作品和其地位的时候了——卡蒂尔—布列松选中了他,也许是不无道理的。
林路 2020-01-20 08:18
0
3
2026
亨克尔博士的意思是,照相机的机械性记录,会削弱人们的观察能力和记忆能力,从而产生一种依赖性,产生消极的影响。
林路 2020-01-11 07:22
0
2
2815
现任西安美术学院副院长的贺丹是著名的艺术家。他早期追随著名老艺术家靳之林先生学习绘画,并研究西北地区民间美术和社会文化。他的绘画苍凉、壮阔、深邃,有着幽深的文化韵味,近年来引起收藏界强烈地关注。以下是他在采访中谈他自己的艺术——
鲍昆 2019-12-09 16:54
0
5
8162
那么,杉本博司一生只能是一次曝光的理论有价值呢,还是拉蒂格一生可以有无数次短暂曝光的说法成立?
林路 2020-01-03 10:38
0
2
4309
在他离开家园开始在旅途中举起徕卡相机的瞬间,心情依旧是矛盾的:“在旅途中有一种荣誉,同时也有失望。目标就是要找到自己。旅行是一种不可能的故乡。”
林路 2019-11-21 08:56
1
3
2898